Yifu Lin Street scholars fallacy one concept of unrealistic assumptions-www.277.cc

Yifu Lin Street scholars fallacy: the concept of Yifu Lin’s "unrealistic assumption Street fallacy" Liu Shengjun [the government really need to be concerned about not industrial policy, but through deepening the reform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rule of law, lower taxes, less control of the market economy. What industries will be the star of tomorrow for innovation, or the market to play a decisive role in it, "let God to God, Caesar to Caesar?"". The government’s industrial policy of "offside" and "Absence" in the reform, this is the greatest danger China] in recent years, Professor Lin Yifu’s views have sparked controversy, stir a pond. The essence of Yifu Lin’s Neo structuralism economics is the theory of promising government". On this one, those of the "let the market play a decisive role on the officials immediately got restless shield theory. In fact, this is a "street light fallacy": people who lost their money look under the street light, just because there is light, not because it is where the money is lost. The core point of the theory of "promising government" needs to be clarified that no one has ever denied the existence of government. As Adam Smith, the founder of economics, described, market economy, although driven by self-interest of each participant, still needs the government as a "night watchman"". Therefore, any society needs the government to safeguard the rule of law, fair competition, the social order of private property, which is self-evident. Even if "the end of history" author Fukuyama in the recent writings, "government, democracy and the rule of law" tied for the realization of the three pillars of social order. But Yifu Lin’s theory of "promising government" does not mean it. The core idea is: 1. the government should actively guide industrial policy: "in the structural change process, there must be a pioneer, pioneer will have a lot of externalities, and the upgrading of industrial technology in the process, must have perfect infrastructure with the system, this is not the entrepreneur can internalized in his decision-making, there must be government coordination. Many private enterprises improve their investment in the same field, and some of them must be provided by the state. Who wants to be the first person to eat crabs? If the first person who eats crabs doesn’t have the government to cooperate with him, he won’t succeed." 2. Investment: "rational consumption is certainly important, but the premise of consumption growth is increasing income levels, the premise of increasing income levels is the level of labor productivity continues to improve, it is also the premise of technology innovation, continuous upgrading of industries, improving infrastructure. What is the premise of these investments?. And statistics show that when China’s investment drives the most critical years, it is actually the fastest growing years since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3., most of the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is right: "China’s rapid development over the past thirty years, should say that the majority of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is right."…… If there is no successful industrial policy, how can the rapid growth of 9.8% and 35 years a year be achieved? You go to Dongguan to see, each township, each project to see, are the government actively attract investment, industrial policy is attracting investment ah." It is based on the above theory

学者指林毅夫路灯谬误:偷换概念 假设不切实际   林毅夫的 “路灯谬误”   刘胜军   [政府真正需要关心的不是产业政策,而是通过深化改革建立法治、更低税负、更少管制的市场经济。哪些产业会成为推动创新的明日之星,还是交给市场去发挥决定性作用吧,“让上帝的归上帝、让恺撒的归恺撒”。政府在产业政策上“越位”,而在改革上“缺位”,这才是中国最大的危险]   最近几年,林毅夫教授的观点屡屡引发争论,搅动一池春水。   林毅夫的“新结构主义经济学”的实质乃是“有为政府论”。此论一出,那些对“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本就心猿意马的官员立即拿到了理论盾牌。其实,这属于一种“路灯谬误”:丢了钱的人在路灯下寻找,仅仅因为那里有灯光,而不是因为那里是丢钱的地方。   “有为政府论”的核心观点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从来没有人否认政府存在的意义。正如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所描述的,市场经济虽然靠每个参与者的自利行为驱动,但依然需要政府担任“守夜人”。因此,任何社会都需要政府来维护法治、公平竞争、私有财产的社会秩序,这是不言而喻的道理。即便《历史的终结》作者福山也在近期的著作中将“政府、民主、法治”并列为实现社会良序的三大支柱。   但林毅夫的“有为政府论”意不在此。其核心观点是:   1.政府应积极引导产业政策:“在结构变迁过程中,必须有先行者,先行者会有很多外部性,并且在产业技术升级过程中,必须有基础设施跟制度完善,这不是企业家可以内化于他的决策的,必须有政府的协调。很多私营企业在同一个领域做相关的投资的改善,有的就必须由国家提供。谁愿意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如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没有政府积极地跟他配合,他也不会成功。”   2.投资拉动有理:“消费当然重要,但消费增长的前提是收入水平不断增长,收入水平不断增长的前提是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它的前提又是技术不断创新,产业不断升级,基础设施不断完善。这些的前提又是什么,都是投资。而且统计数据表明,当中国投资拉动被批评最严重的那几年,实际上是改革开放以来消费增长最快的那几年。”   3.政府大部分的干预是对的:“中国这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应该讲政府大部分的干预是对的……如果没有成功的产业政策,每年9.8%、持续35年的快速增长是怎么来的?你到东莞去看,每个乡镇每个项目去看,都是政府积极招商引资来的,招商引资就有产业政策啊。”   正是基于上述逻辑,林毅夫得出了令学界侧目的结论和预测:   1.中国经济仍有高速增长的空间:“中国经济未来20年仍有年均8%的增长潜力,风景这边独好。”   2.中国经济的问题主要是周期性的而非结构性的:“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最主要的原因是外部性的,是周期性的,而不是内部的体制性、机制性的。不要把周期性的问题当作是体制性的问题,这样可能没有真正把问题解决,而且会创造更大的问题。”   3.凯恩斯主义:“现在是经济面临下行,是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最好的时候。在经济下行、失业率高的时候,应该把基础设施建设的项目提上议程,短期内会创造就业,并形成资产,长期能够提高经济增长率。”   林毅夫的独唱   专家的眼睛是雪亮的,林毅夫虽然拥有学术光环,但并未因此得到广泛支持。相反,即便在他创办的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中,也不乏张维迎、周其仁等反对者。   不仅是学界,中央政策制定思路,也与林毅夫的政策主张不同:   1.中央在2013年提出“三期叠加”来解释经济增速的下滑,即: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显然,不仅不认同只是周期性问题,而且明确反对凯恩斯主义的刺激政策。   2.中央明确提出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尽管没有确切的数字,但显然不会高于8%。   3.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访谈中说,“我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我要强调的是,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结构性而不是周期性的……供给侧是主要矛盾,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加强、必须作为主攻方向。需求侧起着为解决主要矛盾营造环境的作用,投资扩张只能适度,不能过度,决不可越俎代庖、主次不分。”   林毅夫的逻辑谬误   即便是美国学术界,也是学派林立,学术观点不同本是常态。哪怕林毅夫作为“芝加哥学派”的门徒,倡导与芝加哥学派不同的学术观点,亦是学术自由的范畴。但是,一条底线是:不同的学术观点的推理过程必须符合“逻辑的常识”,如果可以抛开正常的逻辑去炮制一些“学术观点”,那是学界所难以包容的。   概括而言,林毅夫的逻辑缺陷主要体现在六个方面:   1.偷换概念:林毅夫指称,“俄罗斯推行新自由主义的教训非常惨痛。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一批欧美派理论经济学家在国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休克疗法’,包括价格自由化、国有资产私有化、财政稳定化等”。绝大多数学者并不赞同“休克疗法”,而是认可渐进改革,但不能因此就把“休克疗法”的失败等同于“市场化改革的失败”。过程的错误不等于方向的错误。   另一个例证是他关于投资的推理,“消费当然重要,但消费增长的前提是收入水平不断增长,收入水平不断增长的前提是劳动生产力水平不断提高,它的前提又是技术不断创新,产业不断升级,基础设施不断完善。这些的前提又是什么,都是投资。”事实上,谁也不会否定投资的必要性,即使美国这么高度发达的国家其投资率也在20%左右。我们否定的是“过度依赖投资”,过度依赖投资不仅必然导致投资过度与消费不足的结构性矛盾(产能过剩),而且最终难逃债务危机的惩罚。   2.脱离实际的简单归因:林毅夫认为,“拉丁美洲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由于推崇新自由主义,并在西方国家的压力下,推进贸易自由化,放松资本账户管制,实行大规模私有化,减少国家对经济生活的干预,导致国家经济严重衰退”。拉美国家的确普遍陷入了所谓“拉美陷阱”,但导致拉美陷阱的真是市场化、自由化吗?不是。   例如,中财办主任刘鹤在对拉美国家进行深入考察后撰文指出,“拉美教训的实质是,在过度民主化过程中,政客们的民粹主义立场和态度引起经济大起大落。这就形成了政治周期与经济周期的恶性交替,政客与大商业集团在经济大起大落中获得巨大利益,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受到极大损害。当地学者认为,如果说‘拉美病’或者‘拉美教训’,这一点是最根本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略萨说得更为透彻:“关于拉美最广为人信的一个神话是:拉美的落后缘于错误的经济自由主义哲学。这样的自由主义那里从未存在。那里存在的是官僚化的、法律多如牛毛的国家,把财富的再分配看得比财富的生产更重要。”   3.不切实际的假设:即使林毅夫主张政府积极产业政策是假定官员拥有良好的初心、足够的知识和才能,在实践中也是行不通的。   张维迎批评说,“在实际操作上,正确有效的产业政策的制定非常困难,不论是企业家还是科学家都难当大任。首先,企业家本身随着时代变化,过去成功的企业家也不是判断未来的最好人选。其次,即便由最前沿的科学家组成产业政策委员会,也只能看到某一个领域上的技术变化,而无法像企业家一样看到人类本身的需要”。   事实上,产业政策往往是好心做坏事。例如,2008年金融危机后“振兴十大产业”就包括了大量事后来看来不该振兴的过剩行业:钢铁、船舶、石化、纺织、轻工、有色金属、装备制造业。各地政府力推的光伏产业是另一个沉痛教训,仅江西赛维一家企业的破产就导致200多亿元银行贷款损失。哪些产业应该大力发展,是无法事前预知的(不仅官员,企业家也无法准确预知),只能由无数个企业家在市场中不断试错。如果真如林毅夫所言,中国只要任命马云这样的聪明人担任发改委主任即可。你信吗?   4.把负相关说成正相关:林毅夫称,“中国这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应该讲政府大部分的干预是对的……如果没有成功的产业政策,每年9.8%、持续35年的快速增长是怎么来的?”地球人都知道,在1978年改革开放之前政府干预更多,但经济濒临崩溃。1978年之后的中国经济高增长,显然是改革开放而非政府干预的结果,且这一过程也就是政府力量不断收缩、市场力量不断壮大的过程。因此,政府干预不是成就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的关键,“政府干预的不断减少”才是。   5.只看成本不看收益:林毅夫说:“你到东莞去看,每个乡镇每个项目去看,都是政府积极招商引资来的,招商引资就有产业政策啊。”这一观点与张五常的观点类似,张五常认为,“中国的县级竞争制度有利于经济发展,中国有今天的成就与地方干部的工作分不开。各个县好像是一个个企业,县际之间的竞争好像公司间的激烈竞争,正是这样的竞争造就了中国的经济奇迹”。地方政府的GDP锦标赛当然促进了经济发展,但其成本是失控的腐败、污染与价格扭曲,继续这样的政策无疑会把经济社会矛盾推向危险境地。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2013年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明确不再以GDP论英雄。   6.颠倒主次:林毅夫坚持认为经济增速下滑主要是周期性的因素。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导致经济下滑的虽有周期性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中国粗放的经济增长模式的结构性缺陷,也因为到达中等收入后的成本上升压力。我们不妨假定,如果没有发生2008年金融危机,中国经济继续按照10%左右的高速前进,会发生什么?结果一定是环境污染、腐败、债务、产能过剩等矛盾比今天更加严峻!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在2012年警告说“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导致濒临矛盾临界点的显然不是次贷危机,而是粗放的增长方式。   政府应该做什么?   2008年金融危机是一个重要分水岭,它使得中国粗放增长模式在主观和客观上都变得难以持续。在1978~2008年这30年期间,我们幸运地摘取了“低垂的果实”,甚至靠“招商引资、投资驱动”实现了“依靠蛮力的增长”。在后危机时代,不仅因为发达国家经济的低迷,更重要的是因为国内越来越突出的污染、债务、产能过剩等结构性矛盾,中国经济必须走向“精明的增长”,这正是经济转型的主要内涵。   所谓“精明的增长”是指主要依靠创新而非资源的投入来实现增长。要完成这一转变并不容易,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在1960年全球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到2008年只有13个通过“精明的增长”成为高收入经济体。   著名学者威廉・鲍莫尔(WilliamJ.Baumol)等人在《好的资本主义、坏的资本主义》一书中深刻指出,要实现精明的增长关键靠企业家,而培养企业家型经济需要四大关键制度要素:1.有利于创业的制度环境:创办一个企业必须是相对容易的,没有费钱费时的官僚审批制度;放弃一个失败的企业也必须不那么困难;要降低创业难度,离不开高效率的金融市场、灵活的劳动力市场;2.给企业家相应的激励:这需要法治,尤其是对财产权的保护;3.不能鼓励寻租等“非生产性”行为;4.必须保证获胜的企业家和大型成熟企业具有持续创新和发展的动力:这需要破除垄断和开放型经济。   因此,中国要实现创新型的可持续增长,政府真正需要关心的不是产业政策,而是通过深化改革建立法治、更低税负、更少管制的市场经济。至于哪些产业会成为推动创新的明日之星,还是交给市场去发挥决定性作用吧,“让上帝的归上帝、让恺撒的归恺撒”。政府在产业政策上“越位”,而在改革上“缺位”,这才是中国最大的危险。   (作者系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